首页 >> 最新文章

舟山冻虾仁重夺欧盟市场薄荷属

时间:2021/01/13 13:44:17 编辑:

舟山冻虾仁重夺欧盟市场

两年前曾因氯霉素残留而痛失欧盟市场的舟山冻虾仁,8月份开始恢复对欧盟的出口。 两年前,两个集装箱的舟山冻虾仁已经运到了欧盟国家的超市门口,又被进口国退了回来。退货的原因很简单:进口国经过监测后发现,冻虾仁中存在可能会影响饮食安全的微量氯霉素。氯霉素事件之后,欧盟全面停止了对中国冻虾仁的进口(《经济参考报》2002年3月曾在头版头条报道此事)。 “在此之前,我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欧盟会对如此微量的氯霉素较真。也更不会想到,它会对舟山乃至浙江的水产品出口带来如此大的影响。”舟山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水产品实验室主任周向阳说。 舟山是中国******的海产品生产基地,也是全国最为重要的海产品出口基地之一。来自舟山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舟山市共出口水产品16万吨,占全国水产品出口总量的1/10,海捕虾的出口又占了其中的大头。据介绍,仅舟山一地的海捕虾出口量就占到了浙江全省的90%和全国的80%。欧盟宣布停止中国冻虾仁进口后,舟山的海虾生产加工企业由此受到重创。 冻虾仁事件从另一方面折射出中国在水产品质量检测方面的缺位。 信息缺失造成的生产和检测与国际的严重脱节,是其中最为重要的原因。在欧盟风波之前,舟山企业的工人在剥制冻虾仁时,一直使用氯霉素涂手止痒,企业和质检部门根本就不知道欧盟对氯霉素的残留有如此严格的标准。此外,中国现有的行业标准中规定的检测项目和数量,也与出口各国的具体要求相距甚远。周向阳告诉记者,在去年出口世界各国的8000多个批次的水产品当中,实验室仅根据行业标准的规定,检测了其中的3000多批次。 检测设备落后,许多检测因为没有相关的设备而无法实现严格的质量控制。作为水产品出口的重点地区,舟山的检测机构和设备在全国都算是比较齐全和先进的。舟山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水产品实验室干事陈明环说,他所在的检验检疫局水产品实验室是华东地区最权威的区域性检测实验室。“可在氯霉素事件发生之前,我们在这方面的监测几乎是空白。”与此同时,全国当时也几乎没有几家机构能够对黄胺、氯霉素、溴制剂、碘制剂、矾类制剂等一些化学药品和兽药类的残留进行检测。大量检测设备必须依赖进口,由于缺乏专业培训和应有的重视,检测人员和水平也与国外相去甚远。有些检测指标,如药物残留等,国外能够检出,而国内的设备和技术人员却无法检出,给出口带来了被动。 绝大多数水产品的质量问题并非天生,而是在后期加工中,因为生产经营户的质量意识淡漠而造成的。为了速成或者保证品相,舟山几乎所有的水产养殖户均在养殖过程中大量添加饲料、杀虫剂和*********,有些则使用氯制剂、溴制剂、碘制剂、矾类制剂等养殖环境消毒药物,造成了养殖过程中大量分解产物残留和水源性化学污染。一些经营户在水产品的加工过程中不注意卫生环境,导致大肠杆菌、粪大肠菌群、沙门氏菌等微生物超标,有些不注意质量监控,任意添加防腐剂、保鲜剂和调味剂,导致产品在加工过程中被二次污染。 所幸的是,这些情况已引起了当地主管部门和生产企业的高度重视。浙江省政府拨专款购买了检测设备,检验检疫部门也与国际接轨,主动把监测的项目由原来的10余项扩展到了50余项,涵盖了微生物检测和理化检测两大部分,以适应国际市场的要求。一个由中国疾控中心牵头的水产品卫生监测实验室也于两个月前在舟山成立,这个集聚了中国卫生疾控领域******大的专业技术力量及设备的水产品监测机构和商品进出口检验检疫部门一起,将水产品捕捞、生产、养殖、加工的生产过程纳入了一个全程化的监控领域之中。 据介绍,由于采取了国际标准,目前世界上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承认其出具的报告。与此同时,加强品质监控、尽可能减少二次污染和化学品残留的观念也开始深入人心。许多水产品生产加工企业不仅加强了养殖和加工过程中的质量控制,还主动邀请检验检疫局之外的监测机构作为社会第三方,在出口之前对自己的产品进行检测。这些具体的动作,对提高我国水产品的质量和安全,保障人民健康、消除国际技术和贸易壁垒具有积极意义。  周向阳告诉记者,目前,他所在的实验室在对出口水产品进行检测后发现,阳性率下降到了1.6%。由于吸取了经验教训,目前舟山虾制品中的氯霉素检出率几乎为零。

前端开发工程师

android开发入门

vue面试题2020

相关资讯